您现在的位置:牟氏亲缘>> 家风论坛>>正文内容

写在清明

写在清明

                    文/庆云县赵集村  牟玉祥

 

又至清明,与往年一样有种写点东西的冲动,是矫情、做作、还是哗众取宠我不知道,亦或是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想写就写了。

中央电视台今年春节期间搞了一次关于“你家的家风是什么”的调查,国人好评如潮,清明将至,又恰“牟氏家风传承”座谈会召开,于是也想以此为题,但思虑再三又不知从何落笔,作为寻常百姓人家,自然梳理不出流芳千古的经典语句,也无意杜撰那些“勤勤恳恳做事,老老实实做人”之类的陈词滥调。索性由着心性将一些家庭琐事罗列一二,总感觉难免有堆砌的嫌疑,或文不对题的感觉。

记得还是幼年的时候,当时两个姐姐刚刚步入社会,走上工作岗位,父亲用少有的严肃告诫她们“咱家虽穷,但从来不缺不义之财,天天和钱打交道莫贪”。父亲教书育人多年,我不知道他在讲堂上的形象,但在家里却是不折不扣的慈父,难得有如是郑重的说教,因而至今不能、不敢忘记。

不能忘记的还有,我刚刚毕业时正赶上改革的深化,大批单位停产、破产,职工下岗、失业,无权无势的父亲当然更没有能力给我找份称心如意的工作,于是背井离乡一去三年,偶有书信双方尽是平安,但听姐姐们说起父母那几年就没正儿八经过过年,个中滋味已无言语能描述。

后来由于工作性质造成身在异乡的我,又连续六年未在家过年,父母只能无数次的重复着“给人打工就要对得起人家给你的工资,工作忙就别回来”;

那年抱着无限的激情辞职创业,又正逢非典,生意做得一塌糊涂,父母又用他们那微薄的收入补贴着我的生活,知道我好面子还美其名曰“那是给他们孙子、孙女的”,为人父人母的这份情又如何是苍白的文字所能表达;

花开花落,岁月流逝,终于能和父母在一起了,有一天一脸愁容的我下班回家,以前管理的一个单位的几个员工出现营私舞弊的窝案,愤怒、内疚、怜惜折磨的我有点魂不守舍,父母发现我的异常,郑重其事的和我谈“如果你参与了,找领导谈清楚,没参与就打起精神工作------”,于是第二天展现在人前的又是从前那个乐观的我。

就在不久前刚好出差去外地,刚刚到达就接到父亲的电话,一问我出差了有什么都不说,只说等我办完事回来再说,从很少给我打电话的父亲语气中我明显感觉到了一丝异样,急切的追问中才得知父亲的了脑血栓,惊愕之余,也让我明白父母对儿女的爱是多么的无私,无私到可以拿自身的健康来交换,而交换的对象又仅仅是儿女的所谓事业;接下来的的日子可能是除去我已经模糊的儿时我和父亲在一起待的最长的一次了,当我第一次提来温水给父亲洗脚时,明显感觉到了父亲的局促,你没想过你对这个家庭、对我们姐弟做的又何止这些呢。

清明祭祖,祭奠的是先人,追忆的是亲情。珍惜你身边的亲人,尽己所能让他们心无快乐,才是我们能做、该做、也必须做的。以小见大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日常的只言片语,虽无华丽辞藻但均是家风的载体,如果非要形成文字罗列出来,个人感觉“不盗、不嗔、和睦、担当”相对贴切一点。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